在線報名學裝修    會員登錄|免費注冊

ban1
0379-60128566
首頁 > 在共享經濟下,共享家具這個節奏 你要不要跟?
在共享經濟下,共享家具這個節奏 你要不要跟?

發布日期:2018-03-08

      2018年共享家具成為新風口,多家共享家具品牌不但迅速成立,并且獲得資本青睞,但是和大多數共享產品的“輕”的特點相比,家具的更迭頻率低、體量大、運輸成本高,分類多,整個產品無疑更“重”,但是去年住建部等部門聯合印發《關于在人口凈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發展住房租賃市場的通知》提出,要繼續深化城鎮住房制度改革,建立租購并舉的住房制度。房子由重“購”到重“租”,體現了發展租賃市場的緊迫性,這似乎給共享家具行業帶來新的發展契機。2018年將是共享家具發展的關鍵一年。


家居開始共享

資本市場是推手

2018年可以說是共享經濟之年,共享的概念涉及的行業越來越廣泛,家居業也不例外,不過其中做得略有影響力的主要是家具的共享。

據了解,目前市場上已有租立房、D om e、抖抖家居、聚家家、輕松住、包租喵等多家品牌進入家居租賃經營。創立于2016年的D om e(多么美嘉),對其自身的解讀是“一個懂設計的互聯網家具租賃品牌”。其母公司是一家著力于深圳本土的一站式場景家裝設計公司,D om e除提供家具租賃服務之外,還負責家具的設計和生產,主打面向青年品位的個性化時尚家居用品。早在2016年,D om e獲得來自世聯行、華歐創投和星峰資本的Pre-A輪融資,金額為600萬元。

獲得資本青睞的不止D om e一家。去年7月,互聯網家居分享直購平臺“我在家”獲得了由云九資本領投,老股東今日資本跟投的500萬美元A +輪融資。

傳統的家具零售業務主要分為線下銷售和線上銷售,線下銷售諸如紅星美凱龍這一類的家具賣場,雖然滿足了客戶的體驗需求,但是供應鏈中中間商眾多,賣場租金昂貴,拓展速度也很慢,這兩年的發展逐漸式微。而純線上銷售家具又無法滿足消費者對于家具體驗的需求,另外對于價位較高的高檔家具來說,純線上銷售模式也很難成交。

因此如我在家這類共享家具品牌成立之后,確立了“體驗”的方式,主要是通過返傭的方式,讓擁有平臺上家具的用戶開放自己的家給新用戶體驗家具。這群愿意將家里家具使用場景共享出來的人在平臺上被稱作“生活家”,用戶在平臺上購買家居商品達到1 .5萬元及以上,或購買家具商品在1萬元及以上且含一個沙發商品,即可申請成為生活家。用戶在線上選定產品后平臺會給用戶匹配附近的生活家,雙方預約后可以進行家具體驗。據我在家工作人員透露,這些生活家大部分都是80后的IT從業者、銀行職員、公務員以及自由職業者。分享絕不是免費的,平臺會對生活家們返傭體驗者購買金額的5%,有了收入的動力,更多人愿意成為生活家,也解決了家居難以體驗的問題。據說其平臺上有50%的銷量是由用戶去過生活家中實際體驗后轉化而來,用戶在生活家家中體驗后的客單價是沒有選擇體驗環節即購買客單價的3倍。

共享家具的瓶頸

供應鏈能否適應

無論是家具共享也好,共享單車也好,供應鏈都是一個核心競爭力。擁有好的供應鏈也就代表著擁有足夠的產量、優質的配件、完善的維護服務以及更低的生產成本。當家具出現損壞問題時,共享企業完善的供應鏈配置可以極快地以低成本的價格對家具進行維護,例如說,衣柜的門出了問題或是書桌的桌腳出問題了,那么共享企業可以只針對于出現問題的位置進行維修,而這也就降低了家具的維修成本以及避免了家具的不必要浪費。

饒繽曾經經營一家家具出租公司,2011年成立時公司兼做兩方面的業務:辦公室家具出租以及住家家具出租,不過兩年后他逐漸放棄了住家家具的出租業務。在他看來,辦公室家具標準化程度高,操作相對簡單,基本上按照辦公面積去衡量。但是共享家具短板也明顯,一旦家具出現問題,回收或者修補都需要供應商的對接,辦公家具相對來說更容易克服這方面問題,但是住家用戶則不太好處理,“后來我們就放棄了(住家家具)這塊業務。”

設計和生產似乎成了家具出租的一個瓶頸,也有企業開始嘗試往產業鏈前端再邁一步。多么美嘉就是其中這樣的一家,作為一家主營家具出租的企業,他們還擁有自己的設計團隊,以及配套合作的工廠。在這一環節上,的確比之前的企業有優勢。企業聯合創始人蘭皓介紹,D om e多么美嘉還有一個兄弟品牌叫做蜂巢,這家企業成立得更早,專做室內設計和裝修,有了這個基礎,他們才開始考慮家具出租的業務。

相比零散租客

“房東”才是主要目標

據悉,現有共享家居企業的業務對象多是租客和企業,共享家具運營模式基本都以租代售為切口,引入互聯網商家接入平臺,客戶可通過在線下單,在線支付租金之后,負責物流的配送以及安裝服務、后續維修和保養,租賃期滿之后,平臺將回收舊家具進行相應處理。

“我們收集過數據,2015年深圳一二手商品房成交量約為15萬,其中40%用于投資,也就是說很多人買房后,不是出售就是出租,通常來說加入出租家具無論是租金還是售價都會提升10%,但是業主卻沒有這樣做,就是因為配置家具比較繁瑣,需要顧及房屋的大小戶型等,有時候買家和租戶的要求也很個性化,那我們看到就是這部分機會。”D om e多么美嘉夫人蘭皓介紹,目前他們主要的客戶群體瞄準了投資型房屋的業主,他們出租或者買賣都需要配套家具以達到更好的價格,公司還與地產中介企業合作,為的是更精準地找到目標用戶。

由于本身具備設計團隊D om e多么美嘉針對住家型的家具出租設計了四個系列,這幾個家具系列風格和材質都不同,價格當然也存在梯度。如果以價格最低的“拿鐵”系列為例,一個35平方米的單間戶型,租用包括床、衣柜、書桌、沙發、茶幾、餐桌等9件家具,每個月的租金大概是268元,其工作人員介紹這樣的單間配備了家具后每月房租可以漲500- 600元。無論是租客還是房東都獲得更多方便。蘭皓透露,尤其是不同的租客對家具的數量要求都不同,多么美嘉針對這些需求設計了多種組合,對于普通房東來說是很艱難的任務,專業公司做起來輕車熟路。租期通常最低6個月起,按照節點簽約,如果租客要搬家,那么正好也免去了搬運家具的麻煩,找到新房再租一套即可。而等租滿3年,家具的所有權就會歸客戶所有。目前的抖抖已與多家房租分期平臺達成了戰略合作,除了為房租分期用戶提供家具租賃服務外,也為公寓、酒店、中介、房東提供定制的家具租賃服務。

記者觀察

家具是否適合“共享”模式?

提到“共享”,大多數人會很自然地將共享項目與共享單車比較,實際上這的確也是一個方便公眾理解共享家具的方式。家具本身是剛需卻低頻次的產品,消費者選擇一件家具就會用上至少一年半載的。這就意味著共享家具需要對應著用戶的那個“窗口期”,一旦過了那個需求窗口期,用戶可能就選擇購買家具或者選擇有家具的房子。

現有家具商品大都還是以直接銷售或定制的方式進行市場流通,市場上運營的幾大共享家具品牌,多數尚處于推廣試運行的階段。據業內人士稱,現在的共享家居平臺多是租賃行為,并不是真正的共享。即使做到共享,對于企業來說,家具的“共享”在前期投資成本過大,回收期長,并且要面對家具損壞、翻新成本等風險,能否持續經營仍是未知數。對于消費者來說,家具的樣式、新舊程度、衛生和價格方面也會慎重考慮。因此,鑒于產品屬性、使用周期、用戶體驗等因素,家具的“共享”不能一概而論。

共享家具能否在市場上長存并發展,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租賃市場的發展。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全國住房租賃市場交易量環比2016年下半年上漲9.5%,同比上漲21.9%,租賃市場規模保持著2014年上半年以來持續上漲態勢。根據鏈家研究院發布的《租賃市場系列研究報告》數據顯示,全國有30%的人通過租賃的方式解決住房問題,在一線城市比例更高,租房人數的龐大意味著共享家居會成為家居行業未來趨勢的一部分。


裝修報價預算器

所在城市:

房屋面積:

房屋戶型:

服務類型:

您的稱呼:

手機號碼:

2004年nba扣篮大赛